返回列表 发帖

[其他] 方舟子:比韩春雨造假更可怕的是对假的宽容

本帖最后由 秂忢空 于 2017-8-9 16:17 编辑

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在去年五月发表了一篇关于基因编辑新技术的论文,轰动了中国,震惊了世界,但是全世界的实验室除了上海神经所仇子龙实验室没人能够重复出他的结果。在遭到一年多的质疑之后,发表这篇论文的《自然·生物技术》杂志现在宣布撤稿了。国内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时,都重点突出是韩春雨主动要求撤稿,有的媒体甚至称赞他主动撤稿很有勇气很严谨很有科学态度,好像韩春雨的形象反而因为撤稿变得更加高大了。

有媒体称:“韩春雨主动撤回论文 反映了中国学术界的进步”

这一年多以来,韩春雨一直在狡辩、撒谎、威胁揭露者,从来就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高大上呢?韩春雨在撤稿声明里并没有承认自己有错误,而是说要继续研究别人不能重复的原因,提供一个优化方案。也就是说,他仍然认为自己的论文是成立的,别人重复不出来是因为实验方法还没有优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更明显地声称他的方法是有效的,还会继续发表论文。他撤稿是迫不得已的:《自然·生物技术》在社论中说得很清楚,撤稿的原因是韩春雨提交的新数据不能反驳别人的质疑,也就是说他的论文是不成立的,只能撤下。根据程序,论文作者可以先自己提出撤稿,否则就要由杂志强行撤稿。所以韩春雨是很不情愿地被迫撤稿,他如果不撤稿也会被杂志撤稿。

不管韩春雨承不承认自己的论文能不能成立,不管他是自己提出撤稿还是被强行撤稿,论文既然撤下了,就说明这项研究已经被学术界否定了。这个事件是不是就此告一段落了呢?并没有。韩春雨团队发表在河北科技大学网站上的声明还在声称“在满足一些关键条件的情况下”,其系统可以进行有效的基因编辑,虽然对究竟是什么“关键条件”,语焉不详,他已经不好意思再说别人重复不出来是因为细胞被污染了,他的实验室已被曝出脏乱得就跟垃圾场一样。而河北科技大学网站发布的消息称,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验证其研究的有效性。学校决定启动对韩春雨该项研究成果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河北科技大学一年前就说要找第三方实验室开展实验,一年过去了,还在找,不知道还要找多少年。全世界几十家实验室都试图重复过韩春雨的实验,除了仇子龙一家,全都失败了,这还算不上第三方实验室验证?河北科技大学怎么保证他们找到的第三方实验室就比这几十家实验室更有研究资质、更加可靠?难道是要找全世界唯一一家与韩春雨实验室同一水平的仇子龙实验室验证?这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继续拖下去,拖到大家把这事忘了。

河北科技大学校方现在要做的,不是找什么第三方实验室验证,也不是启动什么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第三方实验室的验证、国际学术界的评议结果,早就出来了。河北科技大学校方应该做的,是启动韩春雨学术造假的调查,从查核实验原始数据开始。诚然,就像新华社找的“专家”说的,论文被撤不等于就是造假,也有可能是失误。但是正如我在一年前就已经指出的,从韩春雨论文中违反常识的电泳图、他以前就有造假前科(其博士学位论文有明显的图片造假)、他面对质疑的各种狡辩、撒下的众多谎言以及他声称由于实验室太穷没有保留原始数据判断,可以认为就是造假,我也是因此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举报韩春雨造假,既然有人实名举报,而且提供了有根有据的疑点,那么就应该从学术造假的角度进行调查、处理。查起来也很简单,就是要韩春雨交出实验原始数据供分析,如果他交不出来,按照学术界惯例就可以认定是造假。

方舟子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举报韩春雨造假,至今未有回音

我当然不指望河北科技大学真会去调查韩春雨是否造假。如果他们有这个学术道德水准,早在一年前就应该调查了。但是河北科技大学已因韩春雨的造假获得了两个多亿的投资、入选“双一流”项目,其利益已与韩春雨绑在了一起,必然会千方百计维护韩春雨,河北科技大学变成了河北科假大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也是指望不上的,否则他们也不会对我的实名举报置若罔闻,违反自己的规定,连给举报者一个回音都没有。韩春雨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主任亲自给的,他们的名声也与韩春雨绑在了一起。

和韩春雨绑在一起的还有众多当初炒作韩春雨的中国科学界大佬和媒体。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邵峰曾在《知识分子》发表长篇文章肉麻吹捧韩春雨,认为“韩春雨的成功对中国的科研模式和科研体制颇有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声称韩春雨式的“小作坊”更利于原创性发现,涌现出更多的“韩春雨”“正是中国科学发展的希望之所在,当韩春雨们频繁出现的时候,也就是中国成为真正的科研强国的时候。”《知识分子》发表此文时加了个编者按:“更多的‘韩春雨’在哪里?中国科研正在发出革新的召唤。”

该文至今挂在河北科假大学网站上,为韩春雨骗取巨额经费和巨大荣誉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些大佬狡辩当时是根据“学术界的共识”做出的评论。他们以为发表了论文就等于成果得到了学术界认可、有了学术界共识,就等于韩春雨“成功”了。可怜这些科学界大佬,搞了一辈子科学,却还没搞明白发表论文只是争取获得学术界认可的第一步,能不能得到学术界认可、是否有了学术界共识,还要看别的实验室能不能独立地重复出该论文的结果。可重复性才是判断成果是否被认可的金标准,而韩春雨的论文恰恰没能通过这个标准的检验。

然而在韩春雨骗局败露之后,与当初迫不及待地吹捧韩春雨相反,这些科学界大佬突然变得极为慎重,不敢轻易对韩春雨说个“不”字。邵峰院士只是在接受采访时说几句不痛不痒的“公道话”,直到韩春雨论文撤下后才开始表示对韩春雨论文的怀疑,但是没撤回当初对韩春雨的吹捧,更没采取实质行动纠正错误、挽回损失。

同样地,《知识分子》一年前反复炒作韩春雨、把韩春雨当成末流大学做出世界一流成果典型,然而在韩春雨遭到揭露时却冷眼旁观,甚至为韩春雨开脱,直到韩春雨撤稿前夕才突然发表一篇文章呼吁“规范调查韩春雨事件”,让人怀疑是预先打听到了韩春雨要撤稿,匆匆忙忙变脸,却又说发表该文“与韩春雨主动撤稿一事估计纯属时间上的巧合”,是不是巧合自己不能确定,还要“估计”,这说话的艺术和韩春雨有一比。

更有科研人员更为直截了当地表示对韩春雨的理解甚至支持。韩春雨的难兄难弟仇子龙说:“这是学术争论,必须通过学术途径解决,而不是由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上的争吵来解决。”仇研究员难道那么健忘,忘了自己当初就是在社交媒体上宣布重复出了韩春雨的实验结果,而且对质疑的人骂骂咧咧的?

复旦大学医学院教授陈力称:“虽然不清楚韩春雨的实验过程,但是实验无法重复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首先这是一个复杂的实验,要把DNA切开,进行编辑修饰,然后再接上。到这里大部分人认为就结束了,但是后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保证DNA的稳定性等。”暗示别人重复不出韩春雨实验,是因为水平不如韩春雨,忽视了这是个“复杂的实验”,没有“保证DNA的稳定性等”。

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说:“不能重复不等于造假,也不等于这个发现不存在。只不过是当前不能重复。”听这口气,是坚信以后能够重复的,不知华大基因会不会也投资韩春雨项目?

中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李劲松则干脆表扬韩春雨撤稿“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个进步”。这些人要么是有造假前科所以善解人意,要么也是准备好了学习韩春雨先造假再撤稿,然后中国学术界就不断进步了。撤下论文本来是极为丢脸的丑事,但是这些人就有把坏事变好事、把丧事当喜事办的超能力,仿佛怕人们不知道中国学术界已经烂到了何等程度。

烂掉的不只是学术界。官方媒体报道韩春雨撤稿一事时,还发表了评论,声称“科学的成功是偶然,不成功才是常态,实事求是与宽容失败应并重”,要人们宽容韩春雨的失败。有这么多的部门、媒体、学界大佬的名誉和利益都和韩春雨绑在一起,主动为他开脱,他没啥可担心的,可以继续顶着荣誉,拿着巨额国家经费,无限期地“研究别人不能重复的原因”。中国依然是学术骗子的天堂,骗得越大,绑上的利益越多,风险也就越小。

来源:科学猫头鹰
1-160R0152412.jpg
2017-8-9 17:17
忍无可忍再忍一忍,俗不可耐还耐一耐
本帖最后由 tianfangye 于 2017-8-10 08:49 编辑

韩春雨倒霉在生化领域急功近利(作假)诺奖目标野心太大。

那儿的一些省部级领导不上课或叫博士秘书写论文拿博士学位,不是公开作假莫?
我只知道隔行如隔山,方舟子怎么保证人家韩春雨就是造假?相对韩,更不喜欢方。至少韩的文章通过了严格的同行评审,说明在原理上是被认可的,也提出了一种创新性想法。科学上确实有很难重复的实验。同行评审一般都不敢随便否定别人,除非是常识性错误。这里,韩确实有点急功近利,毕竟他所在的学校很一般,估计也是受到了领导和整个研究团队迫切希望取得成果的压力。不过也不能因此就推断整个中国科研圈子急功近利,宽容造假。像我们学校就有教授搞了十年研究,就为了一个参数。中国大部分科学家都是认真的,对自己的成果都是反复验证的。只不过真正搞科研的教授都比较低调,比较忙,不愿意参和进这种公众话题的讨论而已。
韩国日本近几年都出现造假问题(或者说实验数据无法复制),日本的被声讨参与审核的自杀,韩国同样被声讨,弄的都很难看。中国的处理太轻描淡写了,实验真实就应拿出依据,无法拿出就是有问题,避重就轻,韩国的干细胞造假弄的去世界丢人,作为吃瓜群众很是幸灾乐祸,很没想到中国没有引以为戒,失望。
关注:重生在美国、掌门压力大、安息日、大法师日常研究报告、天生不是做官的命、重生在跑道上、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恶人大明星、我是瓦尔迪、秦楼春
好吧,当我看到 河北科技大学 的名字的时候,我已经认定这个哥们肯定造假了。。。这么一所我从来没听过的大学,做出突破性实验结果,概率真的很小,而且还是生物实验,这么个破大学有钱做么。。生物实验基本都是钱堆出来的。。。
而且我觉得中国基本没有天才的出现,高素质的科研工作者会有,但是爱因斯坦那种坐在简陋办公室在脑海里畅想一把就出成就的天才,中国似乎没有。。。在没天才土壤的基础上,又没有金钱的堆砌,想出突破性成果,概率非常小。
我在追的文:重生之神级学霸;我要做皇帝;青越观;瓜田李夏;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天下第一蠢徒;种田文之女配人生;天工;安息日;末日宗师;美食供应商;重生之富二代;养虎为患;名门闺战;八零后修道记;学者综合症;周公的任务;慕之年年《最后游戏[末日]》;重生之豁然;重生之喜相逢;1980他来自未来;知足常乐
本帖最后由 秂忢空 于 2017-8-14 23:02 编辑

http://mp.weixin.qq.com/s/5lj57pqFAYp9FnHjVTGBFQ





<导读>:

截至目前,河北科技大学已如愿以偿:2016年8月31日,河北省发改委批复同意投资2.24亿建设河北科大基因编辑研究中心;9月初,韩春雨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拿到100万科学基金,进行“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的完善与应用探究”;11月16日,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与诺维信公司签署合作协议



0.jpg
2017-8-14 23:58









撰文 | 李晗冰(《知识分子》特约作者)

责编 | 李晓明



北科技大学发布声明启动“学术评议”韩春雨研究成果已经过去了一周,至今未见任何动静。


8月3日,河北科技大学在其官网发布的“声明”称:


“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验证NgAgo-gDNA基因编辑的有效性,并将实验结果公布,以回应社会关切。


鉴于该论文已撤稿,学校决定启动对韩春雨该项研究成果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


看到这里,人们似乎可以松一口气、“静候结果”了。


且慢。


尽管我们不知道河北科技大学何时、怎样“学术评议”韩春雨的研究成果,也不知道启动什么“相关程序”,但“鉴往可以知来”,大致梳理韩春雨事件发生至今韩春雨本人及河北科技大学的所言所行,善意的人们似乎还不能“静候结果”。


原因有三。


第一,韩春雨的表现毫无“诚信”可言。


诚信是科研的生命线,也是一个科研人员起码的应有品质。但是,反观迄今为止韩春雨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诚信”。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国内外同行质疑,自称“愿意按照正规的学术规范回应质疑”的韩春雨出尔反尔、自相矛盾:他多次坚称“论文发表之前按要求重复过实验,论文发表后也重复过”,同时又不愿意公开原始数据、自证清白:“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他认为不能重复的实验室“80%是因为实验被污染,剩下的是实验者的操作技术不过关”,但又不愿意去其他实验室指导,认为“不太现实”;他多次说已有多家实验室重复出他的实验结果,但又不公开实验室的名称;他先是信誓旦旦“他们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但当魏文胜等13位科学家实名公开“不能重复”后,他又自食其言,并称:不公布声称可重复者的名单是“保护他们也保护自己”——他们倒成了可怜兮兮的受害者了!


关于撤稿的原因,《自然—生物技术》的社论虽然长篇累牍、措辞委婉,但意思再明确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我们给你的时间够长了,不能重复韩春雨论文结果的实验室拿出的证据非常确凿,而当初曾报告说初步成功重复出实验结果的独立研究小组不能自圆其说,韩春雨及同事提供的最新数据不能证明其初始发现。一言以蔽之:韩春雨的论文结果不是真的。


正因为如此,《自然—生物技术》的社论采用了这样的标题:是该数据说话的时候了。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别再忽悠了,请拿出原始数据来!


而韩春雨在撤稿声明中,不但不思己过,还把撤稿归罪于“科研界一直无法根据我们论文提供的实验方案重复出论文图4所示的关键结果”。不仅如此,他还继续忽悠:“不过,我们会继续调查该研究缺乏可重复性的原因,以提供一个优化的实验方案。”


“言而无信,不知其可”——韩春雨还值得信任吗?


第二,河北科技大学压根儿就没把科学当回事儿,他们满脑子想的是“学校的建设与发展”。


面对从私下到公开、从个别到集体、从国内到国外的科技同行的质疑,河北科技大学是怎么做的呢?


请看——


2016年7月7日,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公示,拟推荐韩春雨为2016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人选候选人。

7月13日,韩春雨当选为河北省科协副主席。

8月18日,韩春雨获评“美丽河北·最美教师”荣誉称号。

9月6日,在韩春雨备受国内外多个实验室无法重复其实验结果的巨大争议声中,河北科技大学非但没有兑现一个月前“公开验证”的结果,孙鹤旭校长还在新生开学典礼上为韩春雨点赞:“(学校)拥有一批在教学上认真负责、在科研上勇于创新的教师队伍,特别是一批像韩春雨一样的年轻老师。”

9月30日,河北科技大学推荐韩春雨为“万人计划”“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不难看出,对国内外科学同行的质疑,河北科技大学根本就没当回事儿,你们说你们的,我们该干啥干啥。他们无视科技界的质疑和社会公众的关切,一拖二赖三狡辩,千方百计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其目的无非是:想方设法保住韩春雨这棵摇钱树,并借此要钱要项目,加快推进“学校的建设与发展”。


道不同不相为谋——让一心谋求“学校健身与发展”大计的河北科技大学“学术评议”韩春雨,与缘木求鱼何异?


第三,韩春雨和河北科技大学已成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利益捆绑之下,何求真相?


截至目前,河北科技大学已如愿以偿:2016年8月31日,河北省发改委批复同意投资2.24亿建设河北科大基因编辑研究中心;9月初,韩春雨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拿到100万科学基金,进行“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的完善与应用探究”;11月16日,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与诺维信公司签署合作协议……


如今,不仅韩春雨名利双收,河北科技大学也借韩春雨这棵摇钱树获得了巨大的资金和项目支持——两者已成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毫无悬念的是,一旦调查证明韩春雨论文造假,无论是他本人还是河北科技大学,都将“竹篮打水一场空”——把好不容易吞下去的肥肉吐出来,他们情愿吗?


论文被撤,“学术评议”的结果无非两种:无心犯错和有意造假。要知道,无心犯错还是有意造假的性质截然不同,其结果也是天壤之别。更何况,无心犯错和有意造假之间有很大的操控空间,除非秉公断案,否则很容易得出违背事实的结论。


是保住既得利益还是查明科学真相?是实事求是、据实处置还是上下其手、抱团取暖?你懂的。


况且,河北科技大学是否有能力展开负责任的“评议”,也是个大大的“?”。


更值得警惕的是,继8月3日河北科技大官网在发布第一份声明后不久,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又以“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韩春雨研究团队”的名义,别有用心地发布了一份“特此声明”。这份内容更“丰富”的“特此声明”,除了重复“主动将该论文撤回”和同意“验证”,还增添了“新内容”——韩春雨团队一直在进行深入的实验研究工作。在近期的实验中已经发现,将ssDNA guide 成功导入细胞以结合NgAgo是NgAgo进行有效基因编辑的关键。在满足一些关键条件的情况下,NgAgo-gDNA系统可以进行有效的基因编辑。


不仅如此,韩春雨还一反常态,破天荒地对“社会各界”和“专家学者”示好:对论文发表以来社会各界给予的关切、鼓励和支持,我们表示衷心感谢!对积极关注论文相关工作,并提出学术质疑和批评意见,促进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不断进步和完善的专家学者,深表敬意!


其实,论文被撤后,调查的重点,是能否根据原始数据推导出论文结果;如果不能,就要调查是无心犯错还是有意造假——根本不是一年之后“在满足一些关键条件的情况下,NgAgo-gDNA系统可以进行有效的基因编辑”。又是“关键条件”,又是“衷心感谢”、又是“深表敬意”——韩春雨这份“特此声明”里卖的什么药?


有道是“事不过三”。一年多来,科学同行和社会各界已经被韩春雨和河北科技大学忽悠了岂止三回?我们还能相信:与韩春雨“荣辱与共”、满脑子“学校建设与发展”、无视科学同行质疑和社会各界关切的河北科技大学,会对出尔反尔的韩春雨做出客观公正的“学术评议”吗?


科学允许失误、宽容失败、鼓励探索,但不允许耍赖,更不能宽容造假、鼓励投机;论文撤稿不可怕,可怕的是撤稿之后还继续拖赖、浑水摸鱼、编造谎言、掩盖真相。


韩春雨可以耍赖、河北科技大学可以无视科学尊严,但这已不是一个人、一个学校的事。在国际期刊撤稿后,代表国家形象的行政主管部门不能再装聋作哑、听之任之、坐视不管了!吃瓜群众在此强烈呼吁:科技部与教育部尽快成立联合调查组,聘请有学术水平和公信力的专家调查韩春雨的原始实验记录和数据处理过程,监督在实验条件下的重复实验过程,以还原事实真相,并据此做出科学的结论和公正的裁处。


唯有如此,才能体现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才能有力震慑学术骗子和投机者,才能维护科学的基本规范,才能给科学同行和社会公众一个应有的交代,也才能最终赢得国际同行的尊重。


要知道,韩春雨拖了一年多的“主动撤稿”,根本不是什么“自净”的结果,而是坚持真理、维护科学诚信的中外科学家不懈努力的结果,是有良心的媒体和渴求真相的社会公众执拗监督的结果。


说实在的,不光是我,估计大家对韩春雨事件也都烦得想吐了——但这,不正是某些人盼望已久的结果吗?


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忍无可忍再忍一忍,俗不可耐还耐一耐
看到韩  春雨,第一反应是面膜,顺下来就是哎呀,面膜是假的,还好没有买,也是醉醉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