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美国名校垫底生

8已有 1255 次阅读  2017-05-03 09:50   标签美国名校  Microsoft  center  color  style 

美国名校的招生公平吗?

系列之二美国名校垫底生

  ◎陈旭

  美国大学常会公布其招生25/75分数比例范围(25th/75th percentile range),例如学校公布的SAT录取分数为1280/1430,是指有25%(四分之一)录取学生在1280分以下,75%录取学生在1430分以下,换言之就是说大约50%的学生分数在这个区间内。假如一个普通学生考了1300分,别以为你有希望被录取,实际是希望渺茫。因为底部的25%(低于1280分)是预留给非裔、杰出运动员或是大户捐赠者的子女。再说了还有校友校懂子女等等也会得到照顾。对于美国最顶尖的大学,听说还有一个可怕的700分魔咒,单科SAT成绩(800满分)不到700分者没上桌面就直接枪毙。当然你爸是比尔盖茨不会,你爹是潘石屹应该也不会,老潘顶着多大中国网民的压力才给哈佛捐了1500万美元。

  上世纪末的1960年代,那时候哈佛大学的招生部主任叫佛瑞德·葛林普(Fred Glimp)。他注意到任何班级,不管多么优秀,都有处于末端的后四分之一。进哈佛前这些本是高中最优秀的学生,从佼佼者一下成了平庸的后进学生时,他们的心理会怎样?不仅自信心受打击,失去自尊,有时可能还会被老师和同学看轻,这会对他们的心理造成空前的压力而影响学业。这样痛苦地熬过几年,就算没攀上什么抑郁症,到毕业,也差不多会被折磨去几层皮。

  佛瑞德·葛林普认为,一个全部由精英一流成绩学生组成的大学,只是看起来理想而非有利培养人才的最佳状态。他要打破“痛苦后四分之一”的魔咒,使其变成“快乐的四分之一”(Happy-Bottom-Quarter)。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太简单了。你想群虎相争,念书念到倒数几名,怎么还能快乐得起来?佛瑞德·葛林普想到在招生时做点手脚,他琢磨出“臭名昭著”的“垫底理论”,这样一来又给招生不平等创造出理论根据。

  关键是什么人适合做哈佛后四分之一垫底的炮灰?随便招些不靠谱的学生做垫底,这会影响学校的声誉,所以最好是那些另有获得成就途径的学生。也就是说,书念得不是最好不要紧,但以后有可能也很成功的学生。这样避免优秀的学生之间过度竞争导致的心理问题,总还有几个更苯的“傻X”在那垫底,不过也别小瞧这些“傻X”,他们以后可能是你的老板,甚至是美国总统。

  比如,球场上的明星,他们球打得好,粉丝满大街躲不掉,书念得不是非常好不失自尊。另外是毕业于贵族学校私立寄宿高中的富家子弟,成绩高低不是他们最在乎的东西,贫庸的学业成绩不会过多影响他们的快乐,成绩拼不过别人,他们最多低调点做人,关健时还可拼爹。他们的人生目标本来就不是做学术研究,拿什么诺贝尔奖。这些不差钱的子弟,毕业后的就业,薪资对他们而言也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家族大企业可能早有位子在等候那里。他们最重要的是混个名校文凭,积聚人脉,凭借体育的天赋或家庭的背景,以后可以在球坛、商界或政界求得发展,甚至大展鸿图,同样可以找回自己的尊严和成就感。这些人还可能为学校带来更高的知名度和办学少不了的大笔捐赠。

  美国的常春藤大学以及多数名校,几乎都是私立大学,能获得的政府资助有限,想办好教育,更多的办学金费是靠校友和社会的捐赠。办学有好生源是很重要的条件,但没钱也是万万不行。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布什总统,一般人SAT考到1600满分,也未必进得了耶鲁、哈佛。可当年小布什SAT成绩是1206分,就是凭着官二代、富二代进了耶鲁,又以在耶鲁C等的成绩毕业进入哈佛商学院继续深造。虽说小布什智商不高,可美国人还是选这位“聪明的笨蛋”当了总统,还连任做了8年。

  奥巴马总统非裔血统,不知是否算“苦大仇深”,反正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上名校是否因族裔平衡占了便宜不可得知,也不知当年他SAT考几分,这是个人隐私,自己不愿意就不必说。奥巴马本科就读哥伦比亚大学,后又获得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怎么算也是名校杰出毕业生。

  华裔球星林书豪也是哈佛毕业生,据说豪哥的SAT分数是2140,那一年满分是2400分。其实用得着去在乎他的SAT分数和在哈佛的学业成绩吗?他的成功不是用学业分数来衡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