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节礼

5已有 724 次阅读  2020-01-27 16:54

快递小哥上门送货。二十斤重的大纸箱封得严严实实。箱外四面收件人的姓名、地址贴了好几张,字迹清秀工整,一笔不苟。打开纸箱,零零总总十来件。除了真空包装的捆蹄、鸡糕、蒲儿菜等苏北特产,还有散装零称的大枣、核桃等,甚至有盒产地杭州的桂花糕。这是母亲的大学同学今年寄来的年礼。

 

这位老人家每年春节前都要给我们家寄土产吃食。记得有一年除了花生、山药、栗子,还寄来两玻璃瓶的小磨香油。途中瓶子碎了,箱子里到处油渍,其他东西也染上了麻油。他比母亲年长,年近八旬,有冠心病、糖尿病,母亲多次让他别客气,他却执意每年都亲力亲为购物、寄件,盛情可感。

 

父母那一辈都讲究“有节有礼”,有来有往,逢年过节多出不少事来,让我叹为观止。其实也不独我们一家。这几年微信流行,平日发个电子红包无所谓,春节大家还是走“复古”路线。于是年前排队到ATM取钱,再放入纸质红包,面交亲友也成为有中国特色的一景。

 

我在美国住久了,没有送节礼的概念。在国外过圣诞节只是意思意思而已,和国内的平辈朋友间更没有那么多礼数。如今看来,送礼如何得体、妥当也是一门大学问。送轻了怕对方以为你不够重视,敷衍塞责。过重了,可能害得人家瞎想“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甚或有行贿或炫富之嫌。别人送了礼,不便马上回送相当价值的礼物,以免显得等价交换,划清界线。但啥都不回,似乎又太“老吃老做”,厚颜无耻。

 

其实,彼此达成默契,君子之交,淡泊如水才是最舒适的交往方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