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伏天记福

5已有 789 次阅读  2019-08-25 16:56

梅雨季结束,江南入伏,进入最高气温36度以上的桑拿天模式。有两天本地最高气温摄氏40度,创下本省最高记录。其实不管是36还是40度,热到一定程度这些都只是数字而已,热就是了。就像我住的美国小镇,冬天零下30度、零下40度没啥区别,反正都是冷。酷暑时节,早上起床就有31度。晚饭后更热,因为连风都绝了。早晨跑完步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晚上散步也汗流浃背,每天早晚得各洗一次澡。早晨开窗透气,上午九点关窗开空调,一直到晚饭后再关空调开窗,晚上得打一夜空调方能入睡。往年此时我早已回到清凉的美国小镇,今年学术休假,大热天在家过。与上班族比,我已很幸运。不用掐着钟点出门挤公交,顶着白花花的烈日工作。买东西能网购,蔬菜有人配送,不想做饭也能凑合。有空调,在电脑前读书、写作,日子如常。

 

古人认为冬天是“私”的,夏天是“公”的。按照当时的生活方式,天冷了可加衣、添火盆、睡火炕,有钱就能搞定。夏日没有空调,单靠冰盆这样的落后科技无法保障生活的舒适度。宋人吴曾在笔记《能改斋漫录》中夸耀冬天在南窗下晒太阳,“负暄”的滋味堪比穿上了最暖和的棉袄大王(“天下都棉袄”),可见冬日暖阳是穷人的恩物。其他古籍中也有对冬日喝粥后拥被小憩的赞美,然而很少看到有关惬意夏日的记载。尽管如此,头顶烈日背朝天的农夫与僮仆服侍的富人过的依然不是同一种夏天。

 

白居易自省“曾不事农桑”,却“岁晏有余粮”,愧对“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的农夫。看到伏天还在室外作业的急救、消防、环卫、建筑工人,我深感福气,也深表敬意和谢意。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