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曹荀】空食盒(二)

2已有 4313 次阅读  2020-03-24 12:11

这盒子还是原先在东都的时候,找洛阳城中制漆名匠给漆的。那匠人家中世代制漆,到了他这一代,又添了犀皮描银这样的绝活。银丝花纹不怎么显贵气,但这工艺极是繁琐,又是个装吃食的寻常餐盒,那匠人统共也没做几套。洛阳城大火时兵荒马乱的,怎么也没想到竟还能将这套盒子好好的带出来。

其实曹操一直不觉得这盒子好看,可荀彧却很喜欢。说是银线暗沉,如草蛇灰线,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别有一种雅趣。

荀彧一向喜欢沉静典雅的东西,曹操想着,大概跟他那不争不抢的性子有很大联系。

荀彧初到军中,别说点卯官不曾登录荀彧姓名,就连火头军准备餐点时,也忘了还有这么一口人。因而分配伙食时,各营各寨都送到了,却独独少了荀彧这份。

荀彧性子淡泊,亲兵送来便吃,送不来无非就是到了饭点记得多走几步去当值的发粮官那里领便罢了。若是记不得了,少一两顿便当是君子惜食,倒也不怎么在意。

可唯独这次,是曹操来荀彧帐中商议军事,错了饭点便是连曹操一并给饿着了。

军需官如何这等不会做事!曹操从晨光初露时便在这里商议军务了,现在日上三竿仍是滴水未进,也不是是饿得发昏,还是被气的发昏,若不是今日孤亲自前来,竟还不知这些人如此渎职!

当值的发粮官跪在帐前埋着头,身体抖得如筛糠一般。

主公息怒。彧初来乍到,竟忘了应当点卯官处报备。此番是我之过也……”荀彧正坐拱手,替下跪之人求着情。

既有文若替汝求情,此番便饶过尔等!只是不可二过,可牢记了?曹操只是生气,也不是什么残暴之人。既然文若大度求情,他也乐得卖这个面子。

文若初到军中,又是这样恬淡的性情,难免有势利小人看轻了去。此番允了文若,倒也算是帮他立威。

荀先生大人大量,小人叩谢荀先生大恩!粮官显然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知道自己的小命算是荀彧给保住了,磕头如捣蒜一般。

满满一盒子吃食便很快送到文若帐中,用的也是犀漆描银的精致盒子,可见其重视程度。

满案珍馐,荀彧却偏偏一眼看中了这个盒子……

不过是个食盒,既是文若如此喜欢,便送与文若好了。曹操倒也不是什么小气之人。

主公,这……彧谢过主公!荀彧深深一揖,仿佛这食盒中装的是满满的真金白银。

荀氏乃是颍川大族,荀彧也自然不是什么眼皮浅短贪图小利之人。可这欢喜的真心,还是掩饰不住的。

只是文若,既然食孤之禄,便不要忘了担孤之忧呀。曹操玩笑了一句。

荀彧既拜靠主公麾下,自当替主公殚精竭虑!荀彧却当了真,正冠理袖,拱手一拜。

曹操赶紧去扶荀彧:文若礼重了、礼重了……”

宽袍大袖显不出什么,可曹操双手刚碰到荀彧,便察觉出来了:文若怎生如此清减……”

眼前这人原本就伟美仪容,这一身天青色的深衣越发衬得目若朗星,眉如墨画。前时离得远,倒不怎么觉得,两人挨得近了,曹操便觉出荀彧身上散出来那股淡淡香气。

果然荀令留香……”曹操一时失神,这话竟是脱口而出。

荀彧闻言愣了一下,抬头看向面前之人,脸上写满了吃惊和疑惑。

曹操自知失言,正想着如何解释。可看着眼前这张清秀的面容,却只觉燥热难当,也不知是尴尬还是别的什么。

手臂处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曹操渐热的体温,两个人不离咫尺的状态,让荀彧也有些不自在起来。他本想抽回手,可曹操的力度却加重了几分。一时之间,竟僵持住了。

主公……”荀彧出言。

曹操的心思却全部都在那两片一张一合的唇瓣之上,至于说的什么,当真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只想着这样剔透的红色,竟是有些诱人……

他低头吻住了眼前之人。

果然,味道如颜色一般甜美。

曹操欺身而上,并不等荀彧有什么挣扎反应。他知道同其他人不同,这个荀文若多半是碰不得的;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喜欢用强的那类;可他更明白此时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若是就此放了手,怕是再也挽救不回来了。

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便这么要了,让荀彧知道自己是认真的,兴许还是一步转危为安的险棋。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这一向是曹操的主张。

因为两个人的动作,食盒被蹭落在地,盒子的吃食也散的七零八落。

曹操此时哪顾得上这些,他压住身下还在支支吾吾的荀彧,手便向衣领下伸去。

荀彧鬓发散乱,哪里还有一丝稳重之态?曹操唇舌攻势来的太过猛烈,根本挣扎不得。别无他法,尽力扭动躲闪着。希望还能有一丝挣脱的机会。

可他哪里能抵得过戎马半生的曹操?

曹操早已解开了自己的袍服,手一路向下,摸向最关键的部位。荀彧浑身一颤,下意识夹紧了双腿。原本是阻止曹操乱动,却不想适得其反,添了些欲拒还迎的意思在里面。

荀彧的衣物此时早已被垫在身下,拧作一团。那甜香的味道让曹操愈发意乱情迷起来。

荀彧也察觉到了曹操此时的心猿意马,他感受到对方肌肤相亲时传来渐渐膨胀的感觉,周身的触感被放大,连同着心底的一丝羞耻扩散至全身。

曹操不是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变化,他一只手制住荀彧,另一只手将自己的汗巾扯了下来:

别怕……”

他俯身在荀彧耳畔轻轻说道。

曹操的声音从未如此诱惑,荀彧闻言,仿佛中了蛊一般。曹操倒是不讨厌此时这个呆呆的荀彧,正相反,他倒是可以任意摆弄身下这个人了。

虽是隔了层薄衣,可凉丝丝的感触还是从地面传了上来。曹操不喜欢这种激冷的感觉,他挺了挺腰,将自己同荀彧贴合在了一起。

——”荀彧轻哼一声。

突然的进入感令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而曹操却趁这一时,开始了自己规律的动作。

忽然要承受这样的冲击,荀彧有些受不住。但他还是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因为克制,他的脸泛着潮红,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

说实话他根本分不清此时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是羞辱?是吃惊?还是……

曹操显然对现在的状态并不怎么满足。

他这样一番动作,并不是想让荀彧克制自己的本能。他更想听荀彧肆意叫喊又或是放声痛哭。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总好过现在这样一味忍耐。

是的,他想让荀彧唤自己的名字,他想让这个端方持重的谦谦君子在自己身下放纵;哪怕最后拼得荀彧玉碎冰融,他就是想见荀彧是如何臣服于自己身下,而不是如现在这般,将最脆弱的那一面掩盖埋藏。

可让曹操动容的是,他想看到的一切,都没有在荀彧这里看到。明明是个文弱书生,骨子里却含着宁折不弯的坚持。甚至直到两个人都精疲力竭的那一刻,荀彧都没有如自己所愿,将那两个字叫出声——

主公?

虽说食不言语,可见曹操发愣也有近半盏茶的功夫了,荀彧也只好出言问询。

啊,一时失神罢了。不知这些餐饭可还合文若口味?往后下人再有怠慢,文若可不要枉纵了去。有孤一份,便绝少不了文若。

荀彧闻言轻笑,点了点头。

眼前饭食如何能不合自己口味?

食盒中的饭菜精致可口,那都是曹操嘱咐下人按照荀彧的口味喜好专门做的。

-TBC-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