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郭荀】一念之私

2已有 3270 次阅读  2020-03-12 13:50

真是的,怎么又喝这么多酒!

就算是一向君子端方的荀彧,此时也免不得对郭嘉有了些脾气。

主公曹操打了胜仗,一向都少不了郭嘉的出谋划策。所以庆功宴的酒席上多赏了郭嘉几杯酒也是情理之中。

可谁都知道郭嘉那个顺杆爬的倒霉性子,几轮觥筹交错之间就把自己灌得烂醉。

本来按坐席次序,荀彧坐在他旁边时还紧紧盯了一阵。可几轮应酬下来,哪里还能找得到这个郭奉孝的身影!待到好容易找到他时,他正死皮赖脸逼着于禁拿海碗拼酒呢!

郭祭酒!饶了我吧,我是真的喝不下了!再怎么好脾气的于禁此时也快要被郭嘉给逼疯了。

偏不饶!主公说要尽兴,我看将军于席间正襟危坐,向来定是将军为人小心谨慎,酒宴之间定不能放松心神。此番着实是怕将军放不开,怎么将军倒推脱起来!不逊于陈琳的口若悬河,郭嘉要是胡搅蛮缠起来同样让人吃不消。

奉孝,够了!荀彧赶紧上前替于禁解围。

文若!听到荀彧唤自己名字,郭嘉立刻放了于禁朝荀彧靠过来。

只是酒醉之后脚步踉踉跄跄,郭嘉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倒真像是扑在荀彧怀里一般。

酒也没喝多少啊!看,于将军还好好地站在那里呢!文若莫凶!文若莫凶!郭嘉眉眼弯弯、脸色红扑扑的,一幅天真烂漫的无辜样。不知道是因为喝了些酒肆意起来,还是因为见到了荀彧。

军师怕是又要辛苦荀先生照顾了!于禁如获大赦,甩下郭嘉赶紧溜之大吉。

郭嘉身体的全部重量一下子就都压给了荀彧,荀彧哪里来得及反应!一个措手不及险些把醉醺醺的郭嘉甩在地上。

好!真好!可偏偏郭嘉不自知,明明已经醉成了一滩,依然肆无忌惮地发着酒疯。

把你脸朝下拍在地上,看你还说不说的出个好。荀彧有些哭笑不得,虽然面上不显,可心里难免怨怼起来。

低头看看怀里的醉汉。

郭嘉看上去病歪歪,总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可事实上到底还是个成年男子,荀彧也就是个管管笔墨纸砚的守宫令,又不是带兵打仗的大将,哪里能架得住郭嘉!

先前郭嘉一门心思缠着于禁,勾肩搭背的姿势把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压给了可怜兮兮的于将军。可于禁此时自然早就跑没影了,这让现在几乎是着郭嘉的荀彧,有些后悔起先前自己为于禁解围的举动了。

勉勉强强把郭嘉半搀半架的扶离了宴席,荀彧便已然累的一身大汗。更何况郭嘉酒品还不怎么好,一路上大喊大嚷的极不配合,连累两人一路走过也是趔趔趄趄。

一向稳重矜持的荀彧,从来没有过这么狼狈。

他停下脚步,把迷迷糊糊的郭嘉放到了一块青石板上,这才缓了一缓。

你说说你自己啊郭奉孝,闹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就算明明知道郭嘉此时大概已经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了,可荀彧还是咽不下这口气。瞅瞅四下无人,他便解气一般数落起郭嘉,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举动却像是个正埋怨自己不上进的丈夫的小媳妇。

春寒料峭,石板还有些寒气,郭嘉身上热乎乎的酒气被凉凉的青石激了一激,散去了一些。大概是觉得舒服了不少,郭嘉居然啧了啧嘴,侧侧身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呼呼大睡!

这样的惬意瞬间惹火了荀彧!

借着这点怒气,荀彧竟然真的一鼓作气把郭嘉拖死狗一般拖了回去!

摆宴的正厅到郭嘉的居所还有些距离,荀彧这一路像拽着粮草袋一样拽回郭嘉的举动自然引起了不少兵士侧目。

又是荀先生把郭祭酒送回来的啊……”

荀先生也是不容易啊。

唉,谁说不是呢……”

也不知道是平日里荀彧的人缘太好还是郭嘉的人品太差,这一路上的纷纷议论居然都一致偏向荀彧一方,全然不顾郭嘉郭祭酒还滚在泥地里这样的事实!


你说你这是何必呢?明明不会喝酒!好一番折腾之后终于把郭嘉横在了榻上,荀彧看着脏兮兮乱糟糟的郭嘉,心下软了一些。

郭嘉这人其实不会喝酒,这是只有荀彧才知道的秘密。

颍川读书时,教书的老先生好酒,偶有小酌也会叫上荀彧同郭嘉这两个得意门生。

清洌洌的杜康,郭嘉根本撑不过半杯!

可郭嘉这人嗜酒如命,大醉之后酒品又不怎么好。每每喝醉总是大喊大闹一副无赖德行,那点颍川名士的风流暴露无遗。

不过这样一闹,同样暴露本性的,还有荀彧。

同是颍川名士,倒是荀彧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是个千杯不醉的奇才!

这两个平日里几乎形影不离的人在酒量这个问题上天差地别,可想而知荀彧自然而然也就成了照顾郭嘉的最好人选。

读书的时候也从来都是有荀彧管着,可自从入了仕途,少了荀彧的监督,郭嘉哪还有一点颍川少时的收敛!

整日里随便找个什么由头便是一番狂饮肆意,进了曹营更是任性而为。偏偏主公曹操爱才如命又是性情中人,同郭嘉一拍即合,得空便聚在一起胡闹。

因为这事儿没少被一板一眼的陈群挤兑,可郭嘉从来都是说不听,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关于郭嘉的种种劣行,荀彧没少听陈群唠叨。

只是真说起行军打仗,郭嘉又确实有些鬼才郭祭酒算无遗策,战场上从来都是所向披靡这样的事实更是堵得陈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群被气的说不出话,可不代表荀彧说不动郭嘉。

按着陈群日日里掐着饭点一天三顿跑去荀彧那里诉苦水,饶是荀彧再好的脾气,也有受不了的时候。

于是颍川旧时的模式被照搬到了此时的曹营之中,荀彧这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照顾胡闹的郭嘉,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

你倒是别总乱动啊!荀彧熟练地帮郭嘉打散头发,宽衣解带。

郭嘉的房间陈设荀彧早就已经轻车熟路,梳洗洗漱、衣物用具一应物件摆放在何处如何取用,荀彧用起来比自己的东西还要趁手。这么看起来,伺候郭嘉这样的事情,堂堂荀令君做起来居然比军中的专门负责处理杂事的亲兵还要熟练!

荀彧熟练地对郭嘉上下其手,在泥地里滚的不成样子的外衣很快就被扔到了房间的一角,荀彧很清楚那里是郭嘉习惯堆放脏衣物的地方。

可发冠似乎戴的有些紧,这样的麻烦让本就有些暗暗生气的荀彧手上的力道也不似以往温柔了。

你别闹!别闹!感受到了不舒服的郭嘉拒不配合。

明明就只有你在闹吧!荀彧一直隐忍着的怒火有点压不住了。

哎呀都说了你别闹!郭嘉开始得寸进尺了起来,两人拉扯间,不仅郭嘉的发冠并没有如愿以偿的被扯下来,荀彧自己的衣服反而皱成了一团,头上因为之前的争执原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的发冠终于支撑不住,黑发如瀑般披散了下来。

好香!跟琴瑟坊的翠儿一样香!郭嘉没头没脑地蹦出了这么句话。

一石激起千层浪!

去他妈的!郭嘉你个混账你给我起来!荀彧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还好大部分的下人都去忙宴席间的事务了,不然听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荀先生爆这样的粗口,非被吓一跳不可。

荀彧似乎觉得还不怎么解气,撸起袖子揪着郭嘉的领子就把郭嘉从床上提溜了起来!

原本荀彧为了让郭嘉躺平,本就是半坐在榻上的,此时因为揪着郭嘉,他索性起身跪在床榻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郭嘉。

郭嘉的半个身子已经被荀彧拽起来了,晃晃悠悠的脑袋悬空着本来就没有什么力量支撑,再加上被荀彧气到发抖的双手一直揪着前后晃着,看上去摇甩甩的更加欠揍。

啊!文若!你也来看琴瑟坊的姑娘跳舞了啊!这么一晃,还把郭嘉晃醒了几分,他就着荀彧的力道,半坐起来。

荀彧身上的香味淡淡的,让郭嘉朦朦胧胧间真的以为自己似乎流连于花街柳巷,自然是一脸的春意盎然。

看你个大头鬼!荀彧已经顾不得其他,上去就给了郭嘉一拳。

郭嘉这拳挨得着实有些无辜。

荀彧一向重仪表好熏香,坐立行走间都隐隐带着香气,更何况现在鬓发散乱这好一通折腾?郭嘉的记忆上一秒还停留在饮酒作乐鼓乐吹笙之中,这一刻荀彧身上的香味自然又唤醒了他之前的记忆。

可在荀彧看来,却成了郭嘉成日里不自重的最好印证。

原本就一肚子火的荀彧终于在此时爆发了!

不由分说抬手又是一拳,可这一拳却被郭嘉稳稳的接在手心。

文若?刚刚的一拳就足够让郭嘉醒酒的了。

你还认得我是谁啊!荀彧挣扎着想把手从郭嘉那里抽回来。

我不认得谁也不能不认得文若你啊。郭嘉反应慢半拍,居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荀彧已经处在了气头上,还像平时一样说着不痛不痒的俏皮话。

刚刚不还想着琴瑟坊的翠儿吗?连人家身上的香味都记得那么清楚,郭嘉你还真是会玩啊。平日里没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吧?荀彧此时有点狼狈,为了掩盖,他另一只手胡乱拢了拢散落在眼前的头发,眼睛盯着郭嘉恶狠狠地说。

他平日里不常跟人动手,此时自然不想露怯,尤其不想在郭嘉面前露怯。

文若,你是在……吃醋吗?郭嘉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还是那一副惹麻烦不嫌事情大的欠揍态度。

吃你个头!荀彧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的火气,像只野兽一般一下子就扑倒了郭嘉。

两个大男人瞬间在床上滚成一团。

真到了动手的时候,荀彧才意识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郭嘉这些年来再怎么说也是跟着曹操东征西讨,行军打仗条件艰苦,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反应能力哪是常年养尊处优的荀彧能够比得了的?

一开始荀彧还能勉强压过,可等郭嘉反应过来因而认真起来之后,荀彧自然就占了下风。

原本还骑在郭嘉身上狠揍的荀彧,此时已经被郭嘉牢牢的压在身下,两只手也被制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放手!荀彧的嗓音低低的。

郭嘉叹气:该求你放手才是!你别一上来就揪我的头发啊。

荀彧的双手被郭嘉压在床上,双腿被郭嘉膝盖抵着分开摆了个字,手里还紧紧攥着郭嘉的一缕头发,整个人还在坚持着继续挣扎:你!你离我远点!

郭嘉实在没办法,头顺着头发的方向低下,在荀彧的耳边低低的说:那得你先松手啊,文若。

郭嘉离自己很近,暖暖的呼吸混着甜香的酒气扑面而来。荀彧从来没有试过同什么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没出息的不知所措。

当一个人感到有些惊慌失措的时候,他的感官自然会不自觉的放大周围的一切,所以郭嘉的脸在这一刻也被放的很大,大到荀彧发现自己的视线竟然无法从他脸上移开。

郭嘉的长相并不属于时下认同的那种端庄周正。

细长的凤眼弯弯的,带着秀气。可到底那是郭嘉,透着不同于女性的别样柔美,因为常年见惯了战场上的刀光剑影打打杀杀,他的眸子闪着精明,还带着一丝凌厉和压迫感。可到底还是书生气重,他的脸型偏长,下巴有些尖给人一种羸弱的感觉。荀彧发现虽然平日里并没有注意到,郭嘉大概总是会有意无意去掩饰这种羸弱。

薄薄的双唇总是微微张着,斜挑起一侧的嘴角,总是用这样玩世不恭的笑容去遮掩本来的自己。平日里这样的笑容总让人感觉有些不正经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的荀彧却从这样的笑容中感觉到了一丝邪气!

……奉孝……”郭嘉的名字下意识从荀彧的唇间流出,被身上这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压的难受。

你还认得我是谁啊。郭嘉嘴上不饶人。

风水轮流转,相同的问题,可发问者和回答者却换了一换。

郭嘉这一招反客为主让荀彧着实有些招架不住。

为人驱使者为奴,为人尊处者为客,不能立足者为暂客,能立足者为久客,客久而不能主事者为贱客,能主事则可渐握机要,而为主矣……”

不知道怎么搞的,荀彧脑子里只有这句话转着圈的飘。

现在可不是背书的时候啊!荀彧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把郭嘉的钳制和脑子里的乱七八糟一股脑的摆脱掉。

他想挣脱出来!

你再这样,我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了……”郭嘉忽然俯在荀彧耳边幽幽的说,文若,我可是男人。

不是男人难道你还是女人吗?!荀彧腹诽,不过他很快就知道郭嘉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郭嘉贴过来的嘴唇就再也没有从荀彧的耳边离开的意思。

他甚至在警告过荀彧之后,还轻轻地咬了一下荀彧的耳垂。

这样的举动让荀彧浑身一震!

……奉孝?他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后知后觉的荀彧这才发现目前的姿势到底有多么的暧昧!他甚至感受到了从郭嘉那里传过来的炙热和坚硬的感觉!

……不要……”郭嘉的气势让他无法抗拒,他现在的话甚至比此时的气氛还要暧昧。

现在不要的话,我怕你会受不了的……”郭嘉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只手向下探索着。

荀彧这才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一双手都是被郭嘉单手钳制住按在床上的,可就算是这样他依然挣脱不开!

郭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强壮了?

荀彧开始有点后悔当时为泄一时之愤而挑起这场战争的自己了。

当初的愤怒早就在郭嘉的挑逗下烟消云散,现在能感受到的只有对方在自己身上的攻城略地!

国之将亡,民欲安所归……”

不知道怎么搞的,荀彧觉得自己读的那些圣贤书偏偏就在此时此刻接二连三的往外掉,脑袋里乱糟糟的想不去想都很难做到!

文若,你这样可真可爱!荀彧脑袋里的那个声音太大,大到连郭嘉都听到了。他笑了笑,放开荀彧甜甜的耳垂,在荀彧耳边低低地说,颍川读书时,那么多同窗,读书辛苦自不必说,为了应对先生,戏志才、钟繇、枣祗他们,甚至包括荀攸都是各有各取巧蒙骗的法子。可唯有你,只知道一个劲儿的背,一遍不行就两遍三遍。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就是喜欢看你闷头读书的样子。那时是这样,现在也是……”

郭嘉似乎对现在这个疯狂掉书袋的荀彧十分满意,他手上的动作幅度大了一些,直击要害——像是他往常在战场上一样。

——”某个脆弱的部分被牢牢抓住的荀彧此时真的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声音软软的、糯糯的,跟平时那个总是庄重端方的声调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声音显然让郭嘉有些兴奋,郭嘉手上的动作愈发变得不规矩。他感受着从自己手上传来的热度。

……”此时的荀彧还是保留着一丝残存的理智,他挣扎着、用手推着郭嘉,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也许于事无补。郭嘉压过来的的力道太大,他竟然完全抗拒不了!郭嘉这个人虽然平日里看起来病恹恹的,成日里晃晃悠悠,看上去要死不活的样子,自然这样的表象让荀彧怎么也想象不到,他的力气居然有这么大!

“你……你放开我……”

感受到了威胁的荀彧,一边用手推着郭嘉,做着最后的挣扎——虽然他也知道这样的挣扎有多么无力。

郭嘉的手已然在放肆地攻城略地,细长却十分有力的手揉搓着、把玩着自己的猎物。低下头去,郭嘉含住了荀彧胸前的那一点点粉红,轻轻用舌尖舔舐着,像是在品味着什么美味珍馐。

这样的动作让荀彧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此时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郭嘉脱的一丝不挂!可本该是宽衣解带躺在床上的郭嘉,倒依旧是衣冠整齐。

“不要啊……别这样!”荀彧开始试图推开郭嘉。


荀先生是个正经人。

这可是经过曹营上上下下一致认可的。

可这样的正经人现在却摆出了十分不正经的姿势。

荀彧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分成了两半,一边被郭嘉的右手食指、拇指在胸前肆意揉搓着。另一边则是某个部位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开始僵硬起来。一股股异样的刺激直冲荀彧全身,荀彧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

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僵硬和不知所措起来。

“不要……”荀彧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阻止郭嘉。

“可文若你的身体并不是这么告诉我的……”郭嘉低下头,在荀彧耳边轻轻回答着,气若游丝的声音却让荀彧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双腿的肌肉竟然不由得收缩了一下。

可在郭嘉看来,倒更像是荀彧听了自己的话之后便自动自觉地夹紧了双腿。看着这样的荀彧,郭嘉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趁着酒兴,恶作剧般的看着正紧闭双目的荀彧。

平日里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荀先生,如今已经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郭嘉就这样,像是猫捉老鼠一样摆弄了一会儿,便松开了手。显然荀彧也感受到了力度的变化,朦胧着双眼,看着一直压在自己身上肆虐的这个人。

一张清秀好看的脸上布满了惊讶和怜惜。

“你怎么哭成这样了……”

郭嘉虽然醉醺醺的,可声音却同往常一样清脆。

明明长得的人高马大的,可声音却听起来甜甜黏黏的,像个长不大的少年。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一副好嗓子,才会经常被主公叫去研讨新写成的乐府诗词吧。毕竟曹丞相五音不全还偏生喜欢写诗这种事情,还是挺多人知道的……

虽说郭嘉是自己介绍来的,可平日里,看着郭嘉同主公出则同轝,坐则同席,成天形影不离的,其实荀彧是有些酸酸的。如今被郭嘉这么压着欺负,不知怎么的,更是委屈的不得了。

而如今,因为郭嘉的一句话,荀彧一向控制很好的情绪终于如决堤的洪水一般释放了出来。眼泪顺着脸颊肆意的流着,甚至荀彧自己也都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这样的自己,一定很难看吧。荀彧重仪表,如玉如冰,可如今倒像是玉碎冰摧,凌乱到无法收拾。

“要你管——”荀先生嘴硬的不得了。

唇上忽然一丝甜甜的酒气——

荀彧一下子就懵掉了,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做不到。

郭嘉凑近荀彧的耳边,吹起了鬓旁的丝丝碎发:“我不是故意的,可看到文若,我就是控制不住……”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似乎催化了气氛,荀彧的最后一丝理智也崩坏的荡然无存……

郭嘉轻轻吻住身下之人,感受的却是对方微微的颤抖。郭嘉嘴角上挑,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文若如果真的害怕,我们便慢慢来……”

更漏点滴,长夜漫漫,可以消磨的时光还有很多很多,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只不过有时候一念之私,便是渴骥奔泉,再也无法压抑控制。

-END-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