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聊天

5已有 3713 次阅读  2016-06-30 02:01
前幾日跟一個朋友聊天,朋友是嫁來台灣的上海人(好像是在上海結婚後才來台灣住的),我們是在駕訓班認識的,
聊駕訓班
她:"快要到考試日了,感覺都還沒摸熟,時間太短了。我以前在大陸考駕駛證都要在駕訓班訓練三個月才能考證。"
我:"真的?大陸這麼兇?你之前也是考自小客?"大概是我接話,她也興致勃勃的聊下去。
她:"對阿,駕駛場地比這大約20倍吧,我之前是考手牌小貨車。現在工作問題才來考自排小客車的。"
我:"看不出來你考這麼厲害的車。那車不好考吧!"她身高也約160+-體重沒50公斤,就是一個嬌小瘦弱女性(我:170+ 70+)
她:"我考小貨車時是20年前了,那時車大多都是手排的,我才不到20歲,還要自帶抱枕墊在腰部,開車時要站著開,有時候腳搆不到踏板。"
我:"阿你都有駕照了,現在在學不是比較簡單嗎?"我心想:難怪開學第四天你就在模擬電動場跑了。
她:"我在台灣十幾年都沒摸過車了,這裡練習也就不到20H就要考證,快嚇死我了。還有那個S型(曲線前進)我們大陸不用考出來,只用進去就好。因為正常開車根本不會有曲線倒車的。還有,台灣考駕照比大陸容易多了。"
我:"。。好像是喔!"
她:"我們路考分兩次,一次是電動模擬場地,一次是直接到路上開車。我總感覺這種駕照考到了也不敢在路上開車。"

聊市區
她:"我剛來台灣沒多久時還沒生我女兒(15.16年前<以女兒為時間界線。。>),我老公帶我逛逛附近,我指著田地問[這裡是市區?為什麼會有田地?]我老公很疑惑說:[為啥會沒田地。]因為我們上海市有公園綠地、花園野地但市區裡面就是沒有農作物生長的農地。"
我:"我以前住XX那裏,20幾年前吧,重XX到OO那全都是田地(現在市區最菁華的地方)就是FF大學(中部最著名的夜市大學)對面那裏,我讀ZZ國中,你知道那國中吧?(高中部大概是第3.4志願)"
她:"知道,那學校不好考。之前我教我女兒考那,她說考不上。"
我:"國中不用考,只要在學區那;我當時讀那時沿著XX路倒FF大學都是田地,現在說再蓋經貿區拉。市區裡的田地也越來越少了。以前放學沿著田地走回家心情都不錯呢。"
她:"不過現在台灣感覺綠化比上海好,沿路的行道樹,公園也很多,還有農地。不過行道樹感覺都不大。"她好像滿喜歡市區內的農地的。
我:"有些時候政府會在7.8月中午時栽種樹木。"我說了句常識。
她:"??那樣好像…重不活。。"
我:"這樣就可以申請經費在重一回嚕。"

聊到薪資的話題,
:"我在上海時雖然薪水跟台灣差不多,甚至低點,但我住的地方物價也很便宜,每個月還可以存下5,000-10,000元(台幣),在台灣我進超市出來,咦~我的一千塊沒了,看看手上的菜:[兩顆火龍果、三顆蘋果、兩條魚+一把蔬菜]。"
我:"我家都買外食,因為飯點不正常。"
她:"買外食又不衛生、健康。四人份也沒比自己開伙便宜到哪去。而且小孩吃自家的吃慣了。"
我:"台灣人太寵老闆了,兩岸開放後很多台灣老闆貪大陸工資便宜,說啥在台灣請一個大專生可以到大陸請兩個大學生。很多人擔心老闆跑到大陸去他們就沒工作...現在算是因為勞資關係越來越惡劣吧。"

示威遊行
她:"在領導人高壓政權之下,根本沒人敢發動這麼大的示威遊行,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某次學運(很奇怪,她不知道這個事件的名字)時領導人帥軍隊拿衝鋒槍鎮壓。"
我:"好像叫64學運、天安門事件吧。我老師講過,說當時台灣大學生也很關心他們的成果(台灣也就在那件事前後幾年廢除軍管制度。)"
她:"就那件事,有的時候我們領導人處裡事情都很強硬,而且那時有再推生育計畫少胎政策(??),一個大學生通常是全家供養一人去讀,有的甚至是家裡獨生子女,他們死了就等於全家指望都沒了(當時大學生算是精英,供養一個大學生出來等於全家步入中高層吧!),這衝鋒槍一下去死了多少大學生就是讓多少家庭心碎。"

政權態度的軟硬
我:"軟的時候恨不得它強硬起來,它太剛強了又會窒息。尤其很多時候那啥小燈泡事件或殺老爸老媽的都說有教化可能性,之前一個國立大學生殺人也說啥成績好有教化可能。還有一堆毒販之類的。"
她:"對對對!你們這法律好軟,我們那毒品是持有50克就要槍斃了,我們那也很多名牌大學生殺人,還不是都弊了。最誇張的是警察執法時,遇到拒絕臨檢的開槍還被判刑。"
我:"每次有犯人時,都在那喊:[他還是個孩子(20+、30-)。]我都想喊放過那<孩子>吧!孩子不是你們的藉口。"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