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巴托勒枚与1550年的巴利亚多利德辩论

3已有 927 次阅读  2020-05-27 19:50
在寻找圣佛朗西斯(圣方济)的历史故事时,看到一部1992年的法国电影“La controverse de Valladolid”,即巴利亚多利德的争议,讲的是巴托勒枚(Bartolomé de las Casas)与一神学教授 Juan Ginés de Sepúlveda的辩论。辩论是在西班牙城市Valladolid(音译,巴利亚多利德) 的圣格利高理学院(Colegio de San Gregorio)举行的。那个时代的智者都是天主教中人,主持的自然是代表教皇的红衣主教,评审委员们是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召集来的卓越博士和神学家。
这是西班牙最辉煌的时代,发现了新大陆,担任欧洲老大(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因此研究一下这段时间的大事应该很有趣。前面说的这部电影倒是仅仅聚焦在辩论部分。

写了几个圣人,究竟为什么呢?他们的人生故事很有趣,他们代表了欧洲文明的一部分,中国人对他们和欧洲文明史是忽略的。圣人是什么?大约可以说是介于神和人之间的道德崇高的杰出人士。如果我们不争议孔子和孟子是不是圣人,但是显然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仅有三两个圣人,为什么他们成为圣人别人就无法成为圣人了?多了解各国圣人,也许这些问题就自然有其答案。
中国在清朝极为衰败没落时,才想起洋为中用。可是一直到现在,洋是什么,什么可用,什么不可用,都没有答案。那么,就让我们多看看全部西洋景吧。

巴利亚多利德历史

巴利亚多利德在11世纪逐渐成为西班牙的重要城市。1469年,阿拉贡王子费迪南和卡斯蒂利亚公主伊莎贝拉在这里举行王家婚礼,他们是日后统一西班牙并开创帝国数百年辉煌大业的奠基者天主教双王。
1527年,腓力二世在巴利亚多利德出生,29年后又在这里加冕登基,当时西班牙正处在鼎盛时期,而巴利亚多利德正是这个世界大帝国的都邑。
伟大的作家塞万提斯晚年曾在此生活,而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则是在这座城市去世的。

巴托勒枚
巴托勒枚 (Bartolomé de las Casas,1484?–1566) 是多米尼格教派的牧师,因为记述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状况,也算是作家和历史家。他到美洲是去殖民和传教的。
其父是一个商人,犹太人转信天主教。似乎因此可以说明,当时的西班牙比意大利对犹太人更包容一些,1516年威尼斯把犹太人限制到一个特定的区域居住(Ghetto),不能拥有房产,夜里必须回来,不能做这不能做那,所以很多犹太人只好开银行(当铺),因为借钱这种事在当地的基督教徒来看,是违背新约全书的,是有罪的。1797年拿破仑打到威尼斯,以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解放了关在威尼斯Ghetto近三百年的犹太人。
由此可见,同时代的法国作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1533-1592)的家族背景跟巴托勒枚类似,西班牙犹太商人,转信天主教,到了他们这一辈,就成了学者,人文学家,政治家。西班牙的强大,由此可见一斑。在蒙田之前,有什么著名法国作家?我不知道。说到这里,心中的疑问有些眉目,看上去他也可以被封为圣,怎么没有呢?也许是因为圣巴托勒枚是耶稣的十二信徒之一。也许因为巴托勒枚是犹太人,罗马教廷不愿意。
当然,他们的父辈应该是不得不转信天主教,否则,可能就被驱逐了,在中世纪的欧洲犹太人不时被一个国家驱逐到其他地方。
说偏了一些,知道威尼斯Ghetto,知道蒙田,但是不知道巴托勒枚。现在写巴托勒枚想起以前知道的,顺便说一下。

关于巴托勒枚的个人生平,我采用的主要是法语介绍。
巴托勒枚9岁时,在塞维利亚(SEVILLE)看到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凯旋归来。他的父亲和叔叔跟着哥伦布参加了第二次(1493年)赴美航行。犹太商人很能闯啊。回来后,他父亲给了他一个印第安人奴隶。1502年,他18岁,跟随新的总督来到美洲。在此之前他在当时西班牙的著名大学Universidad de Salamanca学习天主教宗教法(Canon law)。
西班牙的殖民者在美洲的殖民方式叫做encomiendas,殖民者会分到一块地,该地的印第安人就成为他的奴隶。1503年,巴托勒枚也分到一块地,大约是在当今的海地或者多米尼加的一个岛上。赚钱还不少,但是按他的说法,2500个西班牙人,死了1千多,其他人处于非常不安状态。
我估计他因为写的信件和文章不少而有影响力,所以10年回到欧洲之后,被罗马教廷晋升为牧师。回到美洲,他成了新世界的第一个传教牧师。
哥伦布的儿子 Diego Colón当时是殖民地总督,其副手Diego Velasquez邀请巴托勒枚到古巴担任“征服者”的主教。他目睹了殖民士兵屠杀印第安人(Massacre of Caonao),开始对印第安人的状况良心觉醒,放弃了新分的殖民地,跟另外一个多米尼格派僧人Antonio de Montesinos于1514年回到西班牙本土。
从此巴托勒枚就成为印第安人的保护者。在这场历时五十年的斗争中,他在两个大陆之间旅行14次以上,每次要花上少则60天,气候海况不好时需要90天。因此他完全够格成为圣人。
西班牙早期在美洲的殖民主义,看上去就是财富掠夺。国王,教会,殖民者,军方(征服者, conquistador)都想得到尽可能大的利益。要保护印第安人,实际上就是寻求利益平衡。但是,在遥远的新大陆,征服者本身是野蛮的,他们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握着利剑,这些世俗化教徒,带来屠杀,掠夺,奴役,是很难快速得到制止。
巴托勒枚在这种情况下的斗争是很困难的。想找国王费迪南二世,他在1516年死了。新国王年轻,摄政王对这事不感兴趣。他求助于红衣主教Cisneros, 年轻国王的老师Adrien也支持巴托勒枚。Adrien后来成为教皇。
由此可见,西班牙王室还算是比较开放的,巴托勒枚也很有活动能力,很难想象,一个什么官阶也没有的人在中国封建社会能够影响皇室。当然,教权当时的影响力很大。可是法律的制定还是要国王点头。

巴托勒枚的提案主要有:
结束encomiendas;制定劳工规则;结束强制劳动;让西班牙农民和家庭移民,跟印第安人共同开发土地;传教与殖民相结合;运来黑人做奴隶,弥补死亡的印第安人。

长话短说,他对西班牙殖民政策还是有影响的,尽管很艰苦。
可是,征服者对印第安人的屠杀显然太快。根据当时教会人士说,殖民地在1492年有11000000印第安人,到1516年只剩下16000人。这令人难以置信。现代人估计西班牙征服者导致8000000印第安人死亡。现代通常说法是大多数因为疾病死亡。这不大可信,因为古代人口不够密集,交往很少。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历史学家 Andrés Reséndez认为,就算疾病是一个因素,土著居民人口也应该像中世纪欧洲黑死病之后那样快速恢复。并且,没有理由认为,天花梅毒没有把早已城镇化的欧洲人灭绝,反倒把住草棚的印第安人灭绝了。

1519年,奥地利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死了,他是西班牙国王的爷爷。西班牙国王跟法国国王佛郎索瓦争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大位。应该是十几个红衣主教在德国的Aix-la-Chapelle选举。佛郎索瓦给钱贿赂主教。查理开支票贿赂,如果选上就可以兑现。结果这些主教两边钱都拿,选了查理,是为查理五世。这情节是我去年看法国的历史秘辛节目记住的:“Moi, Charles Quint, maître du monde (我,查理五世,世界之主)”。
此时巴托勒枚与主教Juan de Quevedo在皇帝前面进行了一场有关印第安人命运的辩论。巴托勒枚胜了。但是已经无法挽回加勒比海岛印第安人的命运,要么被杀要么是奴隶。他想为大陆印第安人带来更和平的命运。也从皇帝那里得到一些权力,可是,天高皇帝远,他怎么可能压住新大陆那些西班牙贵族掘金嗜血战犯呢(conquistadors)?

总之,巴托勒枚在欧美之间奔走呼号,不遗余力。查理五世在欧洲因为管辖地方太多,地方豪杰并起,新教改革轰轰烈烈,所以跑到荷兰(时属西班牙)坐镇镇压新教。西班牙的事就交给年轻的儿子菲立普代行王政,菲立普的老师便是 Juan Ginés de Sepúlveda 。菲立普的近臣多为反对巴托勒枚的,想让他走开,到当时富裕的厄瓜多尔当主教。但是巴托勒枚拒绝,这样就改到贫穷的墨西哥Chiapas地区。他同意了,因为他梦想建立基督共和政治。选了34个多米尼格与方济派( franciscans)高僧,可是政府不太合作,出发拖延,最后给条破船San Salvador和破船员,1544年7月11日终于成行。到了墨西哥,很不受欢迎,不得不到方济派修道院避难,才知道他推动的新法规又被取消了(应该是跟解放印第安人奴隶有关)。再乘船去Chiapas,船沉了,死了9个传教士。1545年3月12日,终于到了Chiapas。他要求解放奴隶,没人听。他让一个牧师成为殖民者的唯一忏悔师,威胁他们不解放奴隶就开除教会。但是这个牧师赦免殖民者,导致巴托勒枚不得不把他除教。愤怒的殖民者占领了教堂。他只能逃跑。在新世界面临的敌意使得他不得不从此离开,1547年知道皇帝又恢复了新法规之后,他回到西班牙。

巴利亚多利德辩论
虽然这篇文章因为巴利亚多利德辩论而写起。可是,难道巴托勒枚的冒险人生不是很有趣吗?显然,他经历了无数次辩论,可是,历史更多记住了巴利亚多利德辩论,尽管辩论通常是各自阐述各自的道理,谁也没有说服谁。

写这篇文章,让我产生这样的念头,谁人不是奴隶? 巴托勒枚这样苦行僧,一生不结婚,为了拯救印第安人,奔走呼号,是不是奴隶?为了崇高的理想,为了神道,为了人类的救赎,奔走呼号,就是像奴隶一样,背负着重压。西方的强大,是否因为这样的奴隶太多,自愿奉献?相对而言,中国封建社会就是权奴财奴太多,而自主思想的人却没有,因为一旦有了,很快就有灭顶之灾。司马迁,仅仅是因为谏议汉武帝不要因李陵被俘投降匈奴而加害李家,就被判死罪,只是因为汉朝有规定同意交大钱可以免死,或者同意被阉割可以免死,他没钱只好接受被阉割了。写了史记,还不敢公开,汉武帝死后,是司马迁的外孙(还好他是大官)冒险求情才将史记大白于天下。两千多年,中国知识人的命运大抵如此。

巴利亚多利德辩论看上去是两派多年对立的结果。 Juan Ginés de Sepúlveda是哲学家,神学家,是教规派(canon)僧人,在意大利留学多年,翻译过亚理士多德的“政治”。1527年在时属西班牙的那不勒斯遇到皇帝,皇帝喜欢他让他成为皇帝历史记录人。他撰文批判德国宗教改革者马丁路德,也为皇帝的姨姨,英国女王卡特琳娜辩论,因为英国国王亨利8世想取消跟卡特琳娜的婚姻。既然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终于开花结果,英国国王为了离婚不惜同罗马教廷一刀两断。因此可以说Sepúlveda是保守的反动的。
因为他写的作品,诸如“征服新世界的历史”之类,使之成为征服新世界,殖民主义和基督化的准官方守护者。在1543年发表的“战争的正当理由”中,他写到:
“这些小人是低劣人类,没有科学和艺术,除了不准确的图画之外没有纪念碑纪念过去。没有书面法律,只有习俗,野蛮的传统。他们甚至不知道财产权力”。
他支持亚理士多德的理念,发达开化文明的民族可以奴役其他未开化民族。这同多米尼格派神学家Francisco de Vitoria是对立的,自然也是同巴托勒枚对立。因为此类对立,Sepúlveda的作品在Salamanca大学无法印刷发表。说明当时的神权和学术还是很独立的,什么皇帝历史家太子太傅写文章大学竟然拒绝发表?在中国是不可想像的。
1548年,一些神学家受命审核Sepúlveda的论文,巴托勒枚的批评导致它无法印刷。Sepúlveda的文章刺激巴托勒枚,后者因此写了“悔罪历史”。Sepúlveda反击写了“另类民主”。诸如此类的争执,导致了神学家们于1550年在巴利亚多利德聚会辩论。

巴利亚多利德辩论,辩论这样的问题,印地安居民是动物还是人,有没有灵魂,是否应该被奴役。天主教当时要把所有的有灵魂的人都发展成基督教徒。当然,我们今天知道,地球上所有的人实际有共同祖先,也不是上帝创造的,在无限的时空里物质的演变进化是大多数人不能理解的。我小时候就不理解,猴子怎么会变成人呢?实际上书写得不好,没有强调时间概念。亚理士多德关于奴隶的理念,当然是错误的,应该说他认为当时希腊城邦国家的现象是一种人类普遍现象。事实上,经常是野蛮国家打败文明国家,希腊本身就是这样,被野蛮的罗马打败之后,贵族被带到罗马当人质做奴隶,亚理士多德没有预料到吧。Sepúlveda认为印第安人杀活人祭祀,因此是野蛮的没有开化的,也是不合理的,所有的古人应该都有这种历史,中国的商朝,古希腊,古罗马都有过这样的事。本质上,侵略占领杀戮奴役就是一种蛮力,而Sepúlveda在为这种野蛮寻找正当性。当代国际也是这样,帝国主义国家要挤压他国的生存空间,总是找借口说对方的邪恶,尽管很多说法站不住脚。

拿16世纪的印第安人同古希腊古罗马相比,很正常,毕竟古希腊古罗马没有在野蛮未开化时就被种族灭绝。甚至西班牙也是古罗马的殖民地,西班牙人也没有被灭绝。类似比较如此自然,巴托勒枚在“悔罪历史”中就是这样比较的。

巴利亚多利德辩论,没有什么结论,双方都认为自己占上风。最终,历史是最好的裁判。

西班牙“征服者”屠杀印第安人
有的影像作品说巴托勒枚是先知。现在想想先知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对现实不满,推动一种社会理想却不为现世接受,但是未来世界接受了。
听了一段巴托勒枚的文章,看了几段文字,文字简洁易懂,但是行云流水,其优美比较少见。他写的“简述印地安的毁灭(A Short Account of the Destruction of the Indies)”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当时在欧洲被翻译成其他文字,成为英国荷兰等国攻击西班牙殖民主义的把柄,称之为“黑暗传奇”。书中黑白插图描述“征服者”屠杀烧烤印第安人的场景惨绝人寰。根据巴托勒枚的描述,在殖民地西班牙岛(海地),印第安人口在几十年内从40万降到200人。

西班牙人屠杀一个印第安女皇Anacaona和其臣民,大约是1503年,在西班牙岛上(海地)

16世纪“简述印地安的毁灭”书中插图,西班牙人屠杀古巴印第安人

大规模的屠杀,诸如Cortes毁灭墨西哥的Aztec帝国,或者Pizarro毁灭秘鲁的印加帝国,只有几百个“征服者”就可以屠杀几千甚至几万印第安人军队,从而消灭一个帝国。
至少从1万5千年以前就从亚洲移民来到美洲的印地安人,生活在这块富饶美丽的土地上,尽管西方文字常常描述他们多么血腥残忍,但是,因为自然条件太好,他们没有发展出亚欧大陆那样的高度文明,也就没有那么残忍好战,也不会打仗。
试想,他们没有马匹,怎么打仗?打一仗走上一百公里路就很远了,大战的条件不具备。他们也没有铁器,甚至没有其他金属工具,杀人也不容易。
他们自然资源太好,随便种点玉米土豆就能吃饱,没有金属工具没有牲畜,也没有发展出大规模农业。早期美洲还有长毛象,猎获一头可以吃到几千斤肉吧,现在爱斯基摩人猎获一头鲸鱼也是一样。收获太容易,所以他们不擅长重体力劳动。所以西班牙殖民者强迫他们做矿工之类的重体力劳动,导致很多人死亡。巴托勒枚建议解放印地安奴隶,从葡萄牙人那里购买非洲奴隶,应该与此类自然原因有关。后来他建议解放所有奴隶,可是,美国解放奴隶,已经是3百多年以后的事了。

因为不懂战争,不会阴谋,印第安人实在太天真。比如印加帝国,其实虽然叫做帝国,但是估计顶多跟中国的商朝类似,有中央和中央部队,但是地方不大,人口也不多,管理着周围的方国部落,这样的帝国,与自2400年前以来的亚欧帝国无法相比。印加帝国首领Atahualpa 就很天真。1532年11月15日,邀请Pizarro在广场相会,随行多米尼格派牧师要说服Atahualpa 信基督,Atahualpa看了圣经,自然看不懂,说为什么你们的神对我什么也没说,把书扔到地上。Pizarro招呼埋伏在广场四周的西班牙士兵攻击。他们总共有110名步兵,67名骑兵,3条步枪,2门炮。这样就打败了Atahualpa的数千“士兵”。显然,Atahualpa一下子成为人质,想保命就没法硬打。他被俘之后,答应给黄金交换,出了7吨黄金,Pizarro并没有放掉他,而是成立一个法庭,有他的弟弟和其他西班牙人,判他犯了“叛国罪”,杀了他。
由此可见,西班牙侵略者,血腥,野蛮,这些战犯的所谓传教,和巴托勒枚的传教完全不是一回事。这也是巴托勒枚终生为保护印地安人而奋斗的原因。

西班牙侵略者,扮演了杀人抢劫犯的角色,并不会很好地经营殖民地。像在海地,种族灭绝了土著印地安人,进口了黑人奴隶。后来,这块地被法国抢过去,法国大革命,海地黑人奴隶也革命,独立了。在这片土地上,印地安人安居乐业数千年,然后死得如此冤枉。
像Cortes和Pizarro这种战犯后代又如何?占领新世界,若干年之后战乱不断,纷纷独立。现在这些拉丁美洲国家也不会经营,动不动赖账。中国执政者头脑简单,喜欢大撒币笼络他们,实在是卖国主义者。

西班牙
前面谈到Sepúlveda的奴隶观点,实际上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就是种族主义者。问题是,西班牙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有什么理由可以自认为文明人呢?这些问题也挺复杂。说到底,西班牙人是杂种(没有贬义)。这个国家(应该说伊比利亚地区)先是被北非的迦太基人占领,所以当地的凯尔特(Celt)人成为奴隶。之后罗马人打败了迦太基人,这里就成为罗马帝国一部分。到公元五世纪,野蛮人万达尔人(Vandals,发自于当今波兰一带的日耳曼人)又占领了西班牙。公元418年,罗马帝国委托另一日耳曼蛮族维西哥特人(Visigoths)攻击万达尔人。后来,维西哥特人鸠占鹊巢,在西班牙成立了维西哥特王朝。到8世纪,西班牙大部分地区被穆斯林占领。维西哥特人在北部狭窄地区残存。花了几个世纪,他们复兴了,完全把穆斯林从西班牙赶走,已经是1489年了。然后,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研究中世纪西班牙的战争,宗教,文化,应该比较有趣。维西哥特这个蛮族,怎么在一千年内,就学会洋(罗马)为我用,从野蛮人很快发展成“文明”人?如何卡斯底的伊莎白皇后就被成为"天主教伊莎白",从而成为世界的主宰。什么五千年文明,完全没有必要啊,什么弯道超车,还能比他们更会弯道超车吗?


6/1/2020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0-05-28 00:09
  • 思想 2020-05-29 19:35
    中国人教历史,这已经远非第一次我表达对中国历史教育的诟病了,仅仅描述一个孤零零的事件。比如对葡萄牙航海家大伽马的赞美。可是学完了还是不知道他是谁,根本不知道葡萄牙什么时候建国,为什么建国很短时间就殖民非洲(这个没教,只教了控制好望角),到了中国。
    中国人难道天生不会学一个系统,只会惊叹一个零件吗?是建立在天朝上国的虚幻里,对“蛮夷”不屑一顾吗?
  • 思想 2020-05-29 19:50
    想起几年前对现实不满,想写书。可是一篇文章都没有写,怎么写书?直到两年前实在痛恨现实,想到写短文试试。
    写起来就越写越多。
    想想孔圣人,他写了什么?论语只是他的门徒记录的他的零言碎语。
    思想家孟德斯鸠写的东西虽然划时代,可是像对罗马衰落的思考,其结构也没有严密的逻辑,主要是就各种事件而评论。
    巴托勒枚也是这样,奋斗,论争,最后变成多产的作家和历史家。
    我并非说我如何跟别人比。而是说,思想是怎样产生的, 社会要包容(或者太乱政府无暇管你说什么),个人要多写,由此及彼,实际上写不完。
    写这种东西,没有什么glamour。巴托勒枚,就是真正的苦行僧。
  • 思想 2020-05-29 22:32
    人生是令人惭愧的遗憾。写这样的文章,用的文词都是中学毕业以前都会的。可是,那时写一篇文章多难啊,不知写什么,不知怎么写。可以说,少年时,我们没有发现自己,学校教育欠缺太大了。
    当然,如果那时就发现有文字天赋,写多了,就因文字进监狱了。
    现在中国人能写的,只是歌功颂德自吹自擂的垃圾。
  • 思想 2020-06-01 21:48
    看我写的历史,可以明白为什么中国的历史教材是割裂历史,中国的历史教材应该说是记录一些杂事,尽管是大事,但是从杂乱的大事中看不出大跨度时空中的必然性,因此无法看到历史和世界的全貌。在其他学科教育上也是差不多,讲究“精致”化和专业化,类似于在森林中研究枝叶,却不知自己所在的森林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我写的历史是这样的?很简单,因为其中说到的个人观点很多,需要简单论证一下。有时解说别人观点,或支持或反对也要说出理由。这样就变成在森林中穿插研究。
    而在中国,书本结论是现成的,没有给个人发挥的空间,所以中国学生不大会提问。
涂鸦板